二白——feenal

本名二白,英文feenal,也可叫无恙。笔名梧桐锁秋雨。

【霸图药丸】据说霸图可以分成两个时期

最后好燃!

GGTV新闻频道主持人千机伞:

我写不出文了,我要狗带了,世界再见。
还有,紧紧你dogdog[再见]




1.
据说霸图可以分成两个时期,张佳乐来前和张佳乐来后。


2.
霸图有个公用wifi。
在张佳乐来之前,霸图的wifi名字就叫霸图。
在张佳乐来之后,霸图的wifi名字开始疯狂地发生变化。
比如,林敬言看着手机上显示着的“已搜索到‘奇迹文清,点击连接立即一键换装☆’,点击连接”,带着一些复杂的幻想点了连接。
比如,宋奇英看着手机上显示着的“您已连接上‘了人家就要对人家负责嘛’”,默默地感叹张佳乐前辈真是一个……难以言喻的人。
比如,张新杰看着手机上显示着的“附近wifi:‘大漠孤烟直,长河落’”,在心中循环播放日圆日圆日圆日圆日圆日圆日日日日日日日日日——后,带着万分杀气点了关闭WLAN。
宁加流量包,不折新杰骨。


3.
依然是霸图的那个公用wifi。
在张佳乐来之前,因为霸图老板的个人爱好,wifi密码是韩文清的八位数生日。
在张佳乐来之后,他也想感受一下那种“自己生日被当做密码”的谜之宠爱,于是他与霸图老板彻夜长谈,从“wifi密码长期不换容易使边上人蹭网,导致战队不必要的网费开支与日俱增”一直谈到“wifi密码只局限于一个人的生日会导致其余人的心里不平衡,不利于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国家”,发挥从黄少天那里学来的叨叨神功,一直说到霸图老板答应换wifi密码为止。
第二天,霸图老板告诉战队众人,wifi密码换了,变成了1969xxxx。
张佳乐懵逼了,开始思考“我看上去那么老吗”。
张新杰沉默一会,悠悠地问:“这是不是队长父亲的生日?”
霸图老板十分欣慰地点头。
张佳乐沉默不语。
张佳乐痛心疾首。
张佳乐委屈,但张佳乐不说。


4.
霸图的广播是靠蓝牙连接的。
在张佳乐来之前,这个蓝牙叫“霸图俱乐部”。
在张佳乐来之后,这个蓝牙叫“韩文清的可爱小蓝牙”。
为什么改名字后张佳乐没有马上被打死呢?因为韩文清不用蓝牙,他不知道。
直到有一天,韩文清原来的耳机寿终正寝了,于是他去买了个新耳机,新耳机隔音效果很好,并且,是蓝牙的。
那天晚上十二点,韩文清打算睡前再听一会歌,然后他戴上了新耳机,在手机上搜索附近设备。
他看到了“韩文清的可爱小蓝牙”,沉默,然后一边感叹科技真发达蓝牙名称都能自动识别所有者了,一边连接了这个蓝牙。
嗯?怎么没声音?调高音量。
嗯?怎么还没声音?调高音量。
嗯?怎么还没声音?调高音量。
另一边,被广播中忽然嚎啕出的《爱的供养》吼醒的张新杰在亿脸懵逼中开始思考以下几个问题。
我是谁。这是哪。我在干什么。谁在放歌。把老子八二年的十字架呈上来。


5.
霸图有个群,韩文清是群主,张新杰是管理。
在张佳乐来之前,韩文清和张新杰从不禁言。
在张佳乐来之后……
百花缭乱:老韩你禁我!
百花缭乱:老韩badbad!
百花缭乱:张副解我禁!
百花缭乱:张副goodgood!
百花缭乱:佳乐帅帅帅!
百花缭乱:佳乐godgod!
百花缭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石不转:……
[系统]:[百花缭乱]已被[石不转]禁言1小时
石不转:辣眼睛


6.
不过霸图还是有没变的地方。
比如。
张佳乐来前,霸图一如既往。
张佳乐来后,霸图一如既往。

评论

热度(80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