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名二白,英文feenal,也可叫无恙。笔名梧桐锁秋雨。

Philotes(一)丹邕 黄金

队长别开枪是我:

       早上10点,黄氏私宅。

       黄旼炫睁开眼睛一摸身边,果然人已经跑了,忍不住冒出一句任谁也不信这是斯文如黄老板(其实是斯文败类)能说出来的话。

        “妈的,小混蛋。”

       还没等他从昨晚的劲头里回过神来,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倒是响了起来。

       “黄先生,晚上金先生的生日场我已经安排的差不多,您有空的话是不是来看一眼?”

       “不用,你看着办就好,晚上我正常时间过来。”

       “好的,那我就做主安排了。”

       邕圣祐挂掉电话后开始忙碌起来,这家名叫Philotes的店是黄旼炫两年前从国外回来后开的,店的名字不是什么正经名字,做的也不是什么正经生意,不过场子里的人倒全是自己和黄旼炫精挑细选的,用崔珉起的话来说,随便拉到哪个经纪公司都能立马出道的,邕圣祐给黄旼炫做助理也两年有余了,黄旼炫有四个从小穿开裆裤长大的哥们,各个都是祖宗,今晚是金钟炫的生日,邕圣祐一点不敢怠慢,从早开始整整忙了一天。






        晚上10点,Philotes。

       黄旼炫进门的时候寿星已经切过了蛋糕,正是气氛最好的时候,邕圣祐直接带人上了二楼,几位祖宗御用的包间,黄旼炫推开门就被几个发小连拉带拽,按在沙发上连灌了好几杯酒,邕圣祐见几位爷已经到齐,默默退出了房间,走在过道里的时候想着自己终于能坐下歇会儿,却被一股力量拽进了楼梯间。

       被人拦腰抱住放在堆起的箱子上,带着酒气与烟味的唇舌不断侵犯自己的口腔,推搡间手也被抓住反扣在身后,此刻自己俨然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闻着熟悉的骚包香水味,邕圣祐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姜先生这又是哪一出?软的不行就来硬的?”

       “邕助理够敬业的,上个班领口有必要敞这么开?”

       拍开想要伸进自己领口的手,邕圣祐整了整稍显凌乱的衬衫,接连扣上了好几颗扣子,用了些力气推开耍流氓的人就打算离开,来人却不依不饶,顺势从背后抱住了自己,轻吻不断落在耳后。

       “姜先生要是欲求不满,我可以为您找一个贴心的,Philotes里就不缺漂亮听话的,我只是黄先生的助理,请您放手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忙。”

       “他们算什么东西,哪能跟你比?”

       “多谢姜先生抬举,不过我真没时间和您闹了。”

       用力掰开束缚在腰间的手,邕圣祐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楼梯间,没能看到身后的人此刻犹如饿狼看准猎物般的眼神。






       邕圣祐也很无奈,楼梯间的流氓已经缠着自己近两个多月了,可偏偏这人也是个不好惹的主。

       姜义建,黄旼炫发小之一姜东昊的堂弟,圈子里有名的小魔王。两个月之前邕圣祐在Philotes亲眼见证了某名模与某新晋影后因为姜小魔王大打出手的一幕,作为黄旼炫的贴心好助理,店里的二把手,邕圣祐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安抚了两位佳人,没想到自此这小魔王开始缠上自己了。

       天天晚上跑到店里来蹲点不说,居然还像追姑娘一样把花和巧克力送到店里来,害得自己被黄旼炫好一阵嘲笑,邕圣祐知道自己的长相比起店里的标了价码的小伙子还要吸引男人,可是摊上了这么一个混世魔王也是无可奈何,偏偏近期楼上几位爷活动频繁,姜义建次次跟着堂哥跑来对自己动手动脚,邕圣祐觉得自己积攒了小半辈子的忍耐力就快被这位小魔王耗完了。






       二楼,专用包间。

       黄旼炫身为夜场老板却酒量奇差这件事知道的没几个,毕竟出席场合都有邕助理帮自己搞定这种场面,即使到了万不得已无法拒绝的时候,万能助理也会准备好各种能够以假乱真的饮料供自己滥竽充数。可是今天只有几个发小在,黄旼炫逃无可逃被灌了几杯酒,眼下瘫在沙发小口嘬着清爽的西瓜汁,几个人有一搭没一搭聊着。

       “钟炫,听说你那胖的像个球的小弟弟要回来了?”

       “哈哈,就那个流着傻鼻涕,头一回见面就往旼炫怀里扑的小胖子,记得吗?金叔生日那天,把我们洁癖旼炫吓个半死的那个。”

       “哈哈哈哈哈,对对对,还他妈跟了旼炫一晚上的那小祖宗,不过12岁那年不就被金叔送出国了吗?说要学什么音乐。”

       “这不毕业了嘛,半个月前就回来了,行了行了,我弟现在已经瘦了很多了,长得还是不错的,别老把小时候的事儿拿出来笑。”

       “怎么着,今天来了没?叫过来给我们见见啊,这都快10年没见了。”

       “估计在楼下呢,我去找找。”




       黄旼炫真是一个头两个大,本来喝了几杯酒整个人已经很不舒服了,这会儿金钟炫还打算把自己的童年阴影带上来,这小孩从小邋里邋遢,但就是喜欢缠着自己,好不容易盼到出国留学了,眼下居然这么快就毕业了。

       可是等到金钟炫把多年不见的弟弟带上来,黄旼炫酒算是醒了大半。


       妈的,谁能告诉我,要是睡了自己发小的弟弟,该怎么办?




       金在奂一进门就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视线,不过自己今天敢来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等到心心念念的人摇摇晃晃坐到自己身边的时候,金在奂又怂得整个人都缩了起来,抬眼哥哥们已经跑去玩骰子,角落里只剩自己和黄旼炫,靠近之后感受到身边的人眼神更加可怕,咬牙切齿说出的话一个字一个字的砸在金在奂脆弱的小心脏上。



       “你昨晚,不是说,你他妈叫金城武吗?”



       哥,救救我,我再也不敢了。。。。。。。





 

       啊喽哈~队长的新坑,二世祖梗,依然是想到哪儿写哪儿,没有大纲,不定期更新,随时跟着感觉走,希望大家会喜欢啦~

评论
热度(758)
  1. 二白——feenal队长别开枪是我 转载了此文字

© 二白——feena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