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名二白,英文feenal,也可叫无恙。笔名梧桐锁秋雨。

【邕圣祐(雍成宇)X姜丹尼尔】伴星牵引(天文学家X韩流明星)chapter7【完结】

🐎

废柴牛奶:

Chapter7 Macrocosm宇宙

 

   

“邕老师,发短信的是你女朋友啊?”女生一直在旁边看邕圣祐脸上神情的变化,见从晚上过来就不苟言笑的嘴角终于微微上扬,女生这颗惴惴不安的心才放下,毕竟晚上值班谁都不想面对一个一言不发的上司。

邕圣祐把手机迅速地收回:“还不算。”

女生见他语气柔和,不死心地追问:“那是暧昧期?”

邕圣祐对这个词没有下过太过准确的定义,被女生忽然反问,反而不知如何作答,他但笑不语打算放弃解释,可惜女生却没有放弃他的想法,值班向来无所事事,自己家爱豆准备演唱会,里里外外被保安围得严严实实,连个私生图都没有,想要亲眼看吧,先是抢票没别人网速好,后是没土豪有钱买不起黄牛票。百无聊赖的女生跟着邕圣祐走到一旁,在后面絮絮叨叨。

“邕老师,邕老师,那你怎么还没和那个人讲开?”

邕圣祐有些惊讶于这个刚毕业女生的横行无忌,估计也因为忙到后半夜让自己的脑子渐渐迟钝,邕圣祐破天荒地搭了话。

“觉得配不上吧。”

女生听到这个答案,不太满意地撇撇头,她走到茶水间把刚刚烧好的水倒满,又拿了几包零食出来坐在旁边。

“邕老师,你说笑呢吧?你怎么还扯这种理由啊。”女生撕开一包薯片,泄愤地咬了一口,“这种理由都是我们这种小虾米用的。”

“绝配啊,登对啊,这种类似的字眼本身就不存在于现实中,配不配这种事情又不是老师你一个人说得算的。”女生把吃的塞了满嘴,说话有些不清楚,平日里都是这些前辈给她指导,今天给邕圣祐上课的机会就这么一次,女生决定暂且忘记自己那个嗷嗷待哺的胃,拍了拍手上的食物屑开始给眼前的人上课,“感情哪怕是暗恋都是联系着双方,更重要的是,对方觉得呢?”

“他应该,没有在意吧。”邕圣祐手里的手机还微微发热,刚刚姜丹尼尔的一顿短信连环炮轰想要冷却还需要一阵子。

“老师,有的时候呢,我就觉得你活得太明白了,当然,放在咱们所这个工作环境肯定是好的。”女生特别懂一个道理——拍对方巴掌之前得给足甜枣,“可是在感情中,有的人就愿意糊涂一些,就怕有像你这么聪明人把自己那点隐秘心思全都看出来,如果能面对像你这种人,在这种情况下,对方还肯一步一步地向你走近,估计是真的准备破釜沉舟了吧。”

“爱情不是是非题,也不是选择题,而是问答题啊,老师,如果对方都把问题扔给你了,你总要把答案写出来才好。”

“你总是和我们讲银河,讲星空,就像宇宙中有恒星,有卫星,有行星,有彗星,还有好多好多,如果按照我们人类的分类,它们是不平等的,像行星它永远只会绕着恒星旋转,而恒星才是普通人眼中的星辰构成。可对于它们自己来说,它们在宇宙中共同生存,没有一等二等三等,全部都是平等的,就像是我们看不到的暗物质,它们才是让那些大星系群约束在一起的引力,它们的存在就是宇宙般配的意义。”

“老师,不配这个理由追根到底就两个原因。”女生神秘兮兮地伸出两个手指在邕圣祐眼前晃了晃,“第一,是你还不太懂到底什么是感情。第二,是你不喜欢那个人,找个理由发个好人卡。”

女生见好就收,把桌子上的垃圾扔到垃圾桶里,又给邕圣祐面前冷掉的水倒掉,重新倒一杯。

“老师,有的时候糊涂一点挺好的。”

邕圣祐坐在那里许久没有回应,女生默默回到自己的位置,已经做好对方批评自己不好好值班多管闲事诸如此类的话,结果等了好一阵子,等她再抬起重如泰山的眼皮看向邕圣祐的时候,他已经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带着眼镜继续办公,女生心里一半侥幸,一半泄气。

都说工科男人轴,也没见过轴成这样的,自己苦口婆心一番话,对方感觉就像经历了一次冥想,一次放空,把自己当那印度神佛,还是西方牧师,来场祷告以后,自己是不是还得回他一句哈利路亚啊。

女生在键盘上十指飞舞和自己的小伙伴控诉如今男生活该单身,邕圣祐走到她旁边,女生差点把桌子给掀翻。

“你英语怎么样?”

“一般,雅思六点五。”女生觉得自己指甲盖都在颤抖。

“这里面是相关资料,你帮我写一封邮件。”邕圣祐把硬盘递给她。

“好。”女生松了一口气,接过桌子上银色的硬盘插入电脑中,把相关资料拷贝出来以后,就开始马不停蹄地编写邮件。

“还有一件事。”

“恩?”

“刚才那番话很受用,谢谢。”

女生决定收回刚刚对邕圣祐老师所有腹诽,他依旧是自己心中从本科到硕士到现在工作的男神楷模。

邕圣祐让女生写的邮件是关于那颗不明的僵尸行星,他让海外的研究院帮忙确定自己的想法是否正确,在等回复的过程中,邕圣祐也没闲下来,一直在对比数据不停修改,早上过来上班打卡的同事看见他都吓了一跳,暗地里都说邕圣祐怎么又开始拼命三郎。

 

都快住在举办演唱会场馆里的姜丹尼尔也一直马不停蹄地准备,彩排走位,测试音响,每一个舞美的细节他都要细抠一遍才作数。姜丹尼尔坐在后台化妆的时候,捏着手机没忍住又给邕圣祐编辑个短信。

“你别忘了,今天我演唱会。”

姜丹尼尔左思右想最后还是删了,把手机扔在旁边,都这个点了,该来的早来了,不想来的,也不会来的。他坐在后台已经听到从现场传来粉丝的喊声,经纪人也正好走过来,提醒他到点该上台了。

姜丹尼尔把手机放进抽屉里,起身做一个深呼吸,和伴舞团队一起向台前走去,当他从升降台上升到舞台上时,台下的粉丝举着同意的荧光棒,大声呼喊他的名字,姜丹尼尔沿着延伸台向前走去,口中唱着已经排练百遍的歌曲,眼神却飘向内场左侧的方向。

是空的。

那是他给邕圣祐留的位置。

姜丹尼尔的动作依旧伸展自如,表情也没有些微变化,和台下的粉丝有很好的互动,但他好像觉得自己心脏特疼,疼得如果现在他不在舞台上,他很想蹲下来捂住左心房。

原来心痛是一种生理反应。

 

没有等到海外研究所回复的邕圣祐算计时间正准备去姜丹尼尔演唱会现场的时候,一个同事忽然风风火火地从楼上冲下来,把刚要离开的邕圣祐拦住,双手搭在他的肩膀,气喘吁吁地和他说。

“那个,你让我看的僵尸行星,复活了,百分之一百复活了。”

而在电脑前的女生也跟着喊道:“老师,老师,那面回复了,你发现的这个行星,是姜丹尼尔星的伴星!”

邕圣祐急匆匆地跑到电脑面前,一字一句地读起对方回复的邮件,他观察过许多星,这一次对着屏幕眼圈有点泛红。

“老师,你没事吧?”女生和同事都有点束手无措,从来没见过邕圣祐这样,看这激动的样子,估计和当年踏上月球的阿姆斯特朗差不多。

“你能帮我把这两个光谱打印出来吗?”

“我马上就弄。”女生把IGOR数据导入,将DATA选项全部弄好以后开始作图,又将色指数输入。

邕圣祐着急地在办公室来来回回走动,牙齿把下唇咬得发白,不停地抬手腕看时间,女生捧着两张纸从打印室冲出来把东西交给邕圣祐,邕圣祐连声说谢谢。

临走的时候,女生挤眉弄眼地问道:“老师,你是不是要去见那个人啊?”

也不等邕圣祐回她,女生这个嘴就没停下来过:“看你这个状态就是,不过下次你能不能不要以工作为先,这个光谱什么时候打印不行,你都看表不下十次了,赶紧走吧。”

邕圣祐笑了笑就走出去,女生哼着小曲回到办公桌的时候才想起来。

他拿个光谱去约会去干什么?打算给对方讲一下天文届的奇迹?

女生悲愤地用手捂住脸,深叹一口气,闻声回头的男同事和她正好对上眼,只见她对自己吼了一句:“你们男的没救了。”

男同事一晚上先是被失了阵脚的邕圣祐搞蒙,这又被一个小实习生训斥,男同事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今年本命年没穿红内裤导致流年不利。

 

真正流年不利的人是邕圣祐,他开车到中途才想起来今天他换了外套,而那张演唱会门票在家里,邕圣祐想要掉头回去,一看道路对面挤得水泄不通只得放弃。等他赶到体育馆的时候,门外只剩下一些商贩准备收摊,他站在场馆外可以听到里面统一的应援声音,还有姜丹尼尔的声音。

忽然一个男人的声音在身后出现,操着一口还带口音的方言。

“这位先生,我这有票,就一张,原价虽然不可能了,但我给你便宜点,你看怎么样?”

邕圣祐人生中看的第一场演唱会,是靠黄牛票完成的,花了他半个月的工资,坐在最远的位置。

 

安可舞台中的姜丹尼尔没有穿舞台服装,而是简单的一套便装一个人站在舞台上。

“谢谢大家,这是今晚最后的一首歌了。”

如果邕圣祐现在坐在内场,而不是坐在山顶的某处,他一定会发现,姜丹尼尔现在站的位置正对他的座位。

“今年生日,托你们的福,我收到了一个很棒的礼物,是一颗星。后来有人告诉我,这颗星是一个孤星,一个人在宇宙里流浪很久,他还告诉我,除非有奇迹,这颗星才能找到自己的伴星。”姜丹尼尔觉得心里酸涩的情绪不断往上涌,喉咙堵得他声带都变窄,“我觉得这个星球太可怜了,心血来潮写了一个首歌,我希望能有人和我一样,去陪我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奇迹。”

舞台渐渐变黑,伴奏从场馆四面八方的音响中缓缓响起,姜丹尼尔拿着麦克风走到延伸台的中间。

“故事往往源于偶然之间,当你不经意出现。”

“像是不经事少年,展露所有狼狈的一面。”

“走过老街走过码头边,看着夜色渐远,有星光落在你左肩。”

“在与你的方寸之间,你描述了星河遥远,也温柔了我的世间。”

舞台灯光很暗,没有人看到姜丹尼尔唱红了眼,而邕圣祐听着歌词,手心被指甲顶得疼到忘了疼,他记得他们的第一次见面,两个人逞一时口舌之快,他记得他们在他家的阳台,两个人谈天谈地谈到自己,他记得他们在医院里,两个人心中滋长一种情愫,他记得他们现在隔着人山人海,各自不争气地刺激泪腺。

“也想要化身一个星球,让我体会你口中的宇宙。”

“能否告知我感情注定不公,好过我孤单的失重。”

“也想要紧紧握你的手,沿着星轨哪怕无聊环游。”

“九万光年的时空听起太沉重,可我更怕爱意落空。”

姜丹尼尔仗着就剩一些看不清的光线铺在舞台上,仰起头,也不知道盯哪儿,最后又不争气地看着那个空座位,把嗓子眼里的那点哽咽全都咽回去,压抑地唱完这首歌,心里后悔为什么自作孽换安可曲目难为自己。

“想回到年少装作懵懂,还可以效仿那时奋勇。”

“浩瀚太空分不清黑昼,只有我的眼还泛着红。”

“友情与爱情之间到底相隔几重,为何故事被讲述的如此空洞。”

“想借他人之口,想借夜色温柔,却只是孤单星球,做着妄想的梦。”

“若是这首歌足够动容,请让这场相逢有始有终。”

伴奏戛然而止,所有人都以为结束正准备鼓掌的时候,姜丹尼尔背过身唱完最后一句。

“哪怕我会痛,会被抛弃在无人的太空。”

台下有的粉丝被最后这首歌搞得哭得稀里哗啦,还没意识到这是自己家爱豆失恋写的旷世之作。台上的姜丹尼尔硬生生把眼泪憋回去,朝着他们最后鞠躬,落幕,回到后台。

 

经纪人和庆功宴的店家打完电话就看见姜丹尼尔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发愣,经纪人放下电话拍了拍他。

“在这呆坐着干嘛?换衣服准备去庆功宴。”

“恩。”姜丹尼尔口头上应了,身体上一动未动,“帮我找个房子,搬家吧。”

“怎么又打算搬家了?”经纪人头疼,天天换好几个花样。

“八字不合。”姜丹尼尔口干舌燥不想说话,感觉再多说两句就能哭出来,他把沾了卸妆水的化妆棉往脸上擦了一半,放在抽屉里的手机忽然响了,姜丹尼尔看着屏幕上的名字,化妆棉掉地上,他也顾不上这么多,走到外面接通电话。

两个人谁都没说话,只能听见邕圣祐清晰的呼吸声传进姜丹尼尔的耳朵。

“你还在场馆吗?”

姜丹尼尔没有说话,邕圣祐继续自己说。

“我在楼上的天台,有一个小门能进来。”

“我想让我们有始有终。”

“好的坏的?”姜丹尼尔觉得自己的心脏快要跳出来,每一声心跳都震得他胸腔发疼。

“你来就是好的,不来就是坏的。”

 

姜丹尼尔躲过工作人员跑到天台的时候,邕圣祐就站在门口等他,姜丹尼尔把门关上没有往前走,就站在原地看着他。

“我忘了带票,是买黄牛票进来的,在山顶。歌很好听,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你。”邕圣祐猜到了姜丹尼尔想要问的话,直接将他的疑惑回答。

“还有呢?”姜丹尼尔脸上的妆没有卸完,眼睛四周还有酒红色的眼影,配着他那双泛红的眼睛,在月光下看起来让人忍不住动容。

“还有这个。”邕圣祐拿出两张光谱递给他。

“这是什么?心电图?”姜丹尼尔看着手中奇怪的图片。

“是你的星球的光谱,还有一个,是他的伴星。”邕圣祐看着姜丹尼尔惊讶地抬头,“我能不能陪你环游宇宙?”

“是以什么方式?是朋友,还是……”姜丹尼尔觉得后面两个字特别难说出口,吞吞吐吐在唇齿之间,舌头都抵住了下颚,却偏偏念不出。

“你在我面前好像展示你所有不堪的一面。”邕圣祐想到他们初次碰面的误会,以及后续的乌龙,他慢慢走到姜丹尼尔面前,笑着对他说,“可我还想拥抱你,应该是喜欢上你了吧。”

感情往往具有趋光性,作为伴星,它自身不会发光,可却努力地向恒星靠近,它让恒星不再孤单,恒星让它感受星河浪漫。

能为你患得患失,也能为你孤注一掷,能为你变得自卑,更能为你无所不能,学会如何去爱。

姜丹尼尔觉得自己近三十年过得都很辛苦,他将自己最完美的一面展示给所有人,却没有人见过他的不完美,可就在邕圣祐面前,他愿意将自己那些好的坏的,藏在心里的全部讲给他听,想要让他了解到他缺席的过去。

“你知不知道最完美的感情是什么?”姜丹尼尔鼻子有点酸。

“现在还不知道。”邕圣祐这个人情商向来低于智商。

“是你能接受我的不完美。”姜丹尼尔觉得自己矫情到家了。

 

姜丹尼尔把庆功宴这个事抛在脑后,等经纪人联系上他的时候,他俩已经在邕圣祐家里的阳台喝了起来,经纪人气急败坏最后也没辙,姜丹尼尔把电话挂了以后直接关机。

邕圣祐拿着一罐啤酒醉意略微上来了,他双手支着地板,问道:“OBAFGKM,你听过吗?”

姜丹尼尔摇摇头:“我不懂你们这些。”

“你过来,我告诉你。”邕圣祐朝他勾勾手,姜丹尼尔看在他喝大的份上走过去,邕圣祐半咪着眼睛看着他,“Oh be a fine guy.”

“恩,做一个好人。”姜丹尼尔翻译出来错觉自己在演无间道,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邕圣祐用手盖住他的眼睛,随后在他耳边有一股温热的气息,还带着淡淡酒精味道。

“Kiss me.”

邕圣祐的嘴唇抵住自己的双唇之前,姜丹尼尔还想掐自己一把,来确定这是不是一场梦,柔软的触感告诉他,千真万确,童叟无欺的一个吻。

等两个人分开的时候,姜丹尼尔看着邕圣祐一脸醉意,问他:“你知道我是谁吗?”

“知道。”邕圣祐笑得跟个狗尾巴花一样,“姜义建,所以我把天文的情话都说给了你。”

姜丹尼尔彻底破功,笑得连眼角都堆起来。

他有多庆幸,遇到了一个喜欢的不仅仅是姜丹尼尔的邕圣祐,他还喜欢姜义建。

 

姜丹尼尔后来在推特上发了一张照片,是两张星球光谱,写了一句——从此以后,有人陪我环游。

坐在他旁边的邕圣祐提醒道:“你都拍反了。”

“你人没反就行。”姜丹尼尔凑到邕圣祐旁边,看到他眼角下的痣,“我才发现你这里的痣像是一团星星。”

“像你和我的星。”邕圣祐这个不开窍的,终于会说甜言蜜语了。

宇宙很温柔,值得人们彻夜流连忘返,但因为有你,似乎现在的我更喜欢有你的人间。宇宙中有很多像你一样的存在,但我的宇宙中只有一个你,恒星与伴星,终究会交相辉映。

 

OBAFGKM

——“你知道吗?那一颗伴星命名为Ong0825。”


 

 

 

 

===============================================================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啦,贯彻了我这个清水文剧情流的本质,最高记录二十三万字不开车的我真的是棒呢,不过这个文才两万七千字,不开车太正常啦。

从一开始写这个文,J能为我作证,我是构思了很久,然后一直没有写,每天都在说不写不行,再不写我就憋死了,但是我其实挺忙的,这个文我觉得特别对不起他,真的是挤时间写,导致真的,真的,真的,瑕疵太多了,如果有机会的话,一定要用心改一改,想哭,对不起邕丹两个人。

感觉也对不起你们,把这么一个有最多只能给五分,满分一百分的东西拿出来,感谢你们包容地看到最后,以后有机会一定会提前写好草稿再发,这次真的有点急,导致,哎,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种事情不能再犯。

 

今天看了团综预告,两个小男孩太甜了吧,呜呜呜呜,老母亲式流泪,小男孩们的友情真的好,玩得开,耍的开,真的不敢想明年再见的时候,我可能会不敢面对分别。希望在有限的时间,给你们无限的爱T T

但是我跨洋真的是追不起你们了,票也不好买,等我有时间去美国看你们T  T

多撑一会儿啊你们听到没有 T T

 

我看上一章有人留言说等我的歌单,结果是我自己瞎写的歌词,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因为没有歌能完美契合呀,只能我亲自撸袖子上了,其实副歌有调子的,是我在写第一章的时候就编好的,可以回头看一下第一章之前的引子,大纲是很早就订好的,没有人能撼动我的大纲!调子死心吧,没有微博,我什么都不会唱,什么都不会发,什么都不会录(拜托没人想听)。

其实无论是现实还是虚构的小说,我都希望他们可以找到自己的伴星,娱乐圈好残酷,能搀扶着走一年也是值得被纪念的。僵尸行星真的存在,就是北落师门的附近,不过大概在2023年左右才能证实是否真的能够死而复生,所有人都在等,我一意孤行地认为,它一定会复活,在这里借鉴的也是那一颗。毕竟宇宙这么温柔,怎么舍得让一个恒星那么孤单。

 

下一个文要等一阵子啦,具体多久我也不清楚,应该不会太晚,因为我在努力改大纲,天热的我实在太懒了,不想写字,然后就用了画分镜的软件,结果发现更乱哈哈哈哈哈哈哈,celtx真的是让我想骂人了,总在半夜死机,全靠我的记忆力重新复原,我决定从良正常写大纲了,再这么下去,以celtx的死机速度,可能明年也等不到新文了,一个暴哭。

人真的不能偷懒。

 

每次看你们在评论里说我有趣其实我特别不好意思,其实我没有那么有趣,就是一个很普通在努力生活的人,最高级的梦想是在三十五岁的时候可以混吃等死,所以一直有在努力赚钱。可能就是在朋友面前我不太擅长和他们讲不好的事情,我喜欢把所有的难受都放在心里,一个是我不太相信感同身受这种事,第二个是我不希望因为我自己让别人的情绪也跟着down,毕竟真正关心我的人会因为我一句话就担心,不关心我的人会背后偷笑,没有必要呀,我只要和大家分享我最近经历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就足够,我希望自己的生活就是不后悔。

每当我心情不好的时候,我就在想,我最喜欢的季节是春天,所有不好的事情到了春天都会好的,可我后来到了这个城市,我有点郁闷,因为这座城市没有春天,它不知春,但我已经在这城市呆了六年了。后来我就觉得这是注定让我天天保持愉快好心情啊!就是可惜了我的那些春天的风衣,再也没有机会出来露面了。你们也要想开一点啦,今天有好有坏,可总有明天的。

 

今天去看了电影,是悟空传,我岁数是不小啦,所以虽然电影一般我还是哭了,算是和我五黑框的青春告个别。吃了火锅,喝了最爱的一点点,在买之前正好两个人发糖,俗气地点了一个七分甜冰淇淋红茶加奶霜,真甜真甜,像极了两个小男孩哈哈哈哈哈哈哈。回来买了半个西瓜吹空调,无论如何呢,三伏天注意少吃凉的,保重身体,谢谢你们陪我走完这七章,也谢谢认出我的人保全了我其他马甲,让我安然无恙地写完了这个文,最后感谢姜丹尼尔,邕圣祐,让我遇到两个很好的人。我也可以换微信签名了,我一直顶着一个OBAFGKM,导致我朋友以为我对天文有什么狼子野心,其实就是督促自己快点完结啦。

好多人说这个文太短了,但我觉得在最好的时候结束才会回味无穷呀,人要学会的不仅是开始,更多的时候要学会如何去落幕。

我们,下一个文再见呀!

我很喜欢和你们聊天,所以我会尽快回来。

 

 


评论
热度(1818)

© 二白——feenal | Powered by LOFTER